Copyright © 2018 吉林省郑家屯酒业有限公司 All Rights Reserved.   网站建设:中企动力长春   吉ICP备18006843号
地址:吉林省双辽经济开发区辽东工业园   招商电话:400-656-9929

品牌故事

  吉林省西部新兴城市双辽市城区的旧称叫郑家屯。1996年撤县设市,郑家屯这个名字不再沿用,但是这里的地产白酒仍叫郑家屯酒,这是因为地名和酒名有史以来共荣不悖,不离不弃,薪火相传,历久弥新。

  清末民初时节,郑家屯就声名远播,达到了历史上的黄金时期。从清嘉庆元年(1796年)始,奉天(今沈阳)以北,古镇郑家屯是屈指可数的先苏早醒之地。自咸丰十一年(1861年)营口辟为商埠后,辽河水上航运迅速发展。光绪三十二年(1906年)郑家屯已经成为闻名遐迩的水旱码头,商贾云集,街市兴隆,油、酒酿造业率先发展,成为当地标志性产业。当时,小小的城镇就有七家制酒烧锅,生产的散白酒供不应求,尤其是土著的蒙古族最喜郑家屯的老白干儿。经过几十年的激烈竞争,优胜劣汰,最后剩下在酿造技术方面旗鼓相当的四家,分别是丰巨长、义源涌、俊丰涌、万源栈。但比较而言,还是万源栈的酒质幽香醇厚、绵甜爽口,经时任洮辽镇守使的吴俊升抬荐,万源栈的“高粱红”成为奉军专贡。东北王张作霖最喜此酒,每有贵客临门,才将此酒置于席间。

  1924年,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后,张作霖本以为会推举他入京执政,没想到冯玉祥于10月28日电请了段祺瑞“即日就职,命驾来京,表率一切”,这使张作霖深为不满。11月11日段祺瑞在天津宴请张作霖、冯玉祥时,对两人倍加奉承。张作霖说道:“军人保卫国家是分内事,芝老夸奖,自觉惭愧。”接着话锋一转又说道:“不过可有一件,咱们收买的人与起义的人不能相提并论。”这话显然是针对冯玉祥的,因为冯玉祥原属直系,张作霖为了支持冯玉祥倒戈,慷慨解囊,给了冯玉祥部队1200万元奉票。冯玉祥听了张作霖这番夹枪带棒的话,当然也很生气。

  事后,段祺瑞对冯玉祥百般劝解,不要小不忍而乱大谋,功亏一篑。冯玉祥这才亲到张作霖驻地曹家花园拜会张作霖,讨论时局问题。这天的晚宴十分隆重,张作霖偕美貌如花的五夫人寿懿及其使女马月青(后亦成为张的小妾)出席宴会,另有高参杨宇霆、姜登选作陪;冯玉祥方面也有四位大员入座。

  张作霖快言快语寒暄一阵后,命人搬上一坛老酒,上面红标金字,正是奉北名城郑家屯万源栈的“高粱红”。开封之后便觉酒香四溢,透人心脾。张作霖笑吟吟地说:“焕章,实不相瞒,今天你我抉择国家大事,我才以好酒相待。”说完大家共饮一杯,冯玉祥也是一位见过世面的人,什么好酒没喝过?饮此一杯的确口感爽人,遂说道:“好酒,好酒,奉北高粱红果然名不虚传。”席间有此良好气氛,冯、张两人谈得十分投机。此时的张作霖兴致极佳,叫声:“老五哇,你敬冯帅一杯!”寿夫人颇有文化,阅历极广,言谈举止十分得体,冯玉祥顿生艳羡。况冯玉祥是位儒将,酒过三巡,渐入佳境,愈发谈笑风生,遂调侃道:“张帅,你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,身旁有美人陪伴,桌上有玉液佳肴,小弟不揣粗俗,倒偶成一联。”“怎么讲?”张作霖问道。“良宵寿五嫂;奉北高粱红。你看工也不工?”一句话引得张作霖哈哈大笑,略一思索信口说道:“好倒是好,不过,你不会把我张雨亭看成是酒色之徒吧?如其不然,我给你加上一个横批:志在江山!”

  后来,冯玉祥这副口占之联传入市井之中,一些文人墨客又借题发挥,加以完善,把“良宵寿五嫂;奉北高粱红”又延写成“三更寿马枕销魂妙境;奉北高粱红暖梦余香。”显然把马姑娘也嵌了进去。

  从这桩轶事我们可以看出,郑家屯生产的白酒在清末民初的年代就已不同凡响。

  郑家屯酒名中外

  有人说双辽人走出去便成龙,此话不虚。霍成礼、慕喜义两位双辽赤子于1981年结束军旅生涯后,就在北京谋得高就,居然当了京丰宾馆的“老总”,这不能不说是双辽人的骄傲。

  京丰宾馆地处北京城南丰台附近,豪华高档,星光灿烂,不仅招待往来贵客,有时国家领导人也在这里宴请外宾,所以这家宾馆大量拥有茅台、五粮液等包括洋酒在内的各种名酒。但一些常客和两位老总熟悉以后,饮酒时常常提出换一换口味儿,成礼和喜义就把自己存储的家乡酒——郑家屯的“双辽原浆”和“关东液”取出让客人品尝,竟意想不到地受到一致好评,都说郑家屯酒物美价廉,韵味儿醇厚。从此,郑家屯酒在首都名噪一时,许多饭店酒馆儿都销售郑家屯酒,除“双辽原浆”、“关东液”外,还有“少帅酒”、“帅夫人酒”、“吴大舌头酒”。

  不知通过何种渠道得到信息,苏联驻中国大使馆就认准了郑家屯酒,还专程到其产地吉林省双辽县(当时尚未变市)来大量采购。一时间郑家屯瓶装白酒得以成火车销售苏联。后来,欧洲的一些国家也开始进口郑家屯酒。

  有一次,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因接待外宾莅临京丰宾馆,霍、慕二人深知朴老是位著名的大书法家,便谦恭地向老人家索字。朴老想了想说,写什么呢?我看你们酒瓶上这两句话(关东液酒标上的字是时任双辽酒厂厂长所写)就很好,说罢提笔挥毫抄录了“隔壁三家醉;开坛十里香”一副楹联,笔锋矫健深沉,高古老道,耐人寻味。老人家一时来了兴致,说道:我知道你们双辽风大,我1969年接到双辽一封来信,写过一首“贺新郎·谈风戏作”,收在我的《片石集》里,老人家说罢又提笔写了“酒美风雄”四个大字。

  如今的双辽市,那恼人的风沙早已被治服了,而那甘甜醇厚的郑家屯酒越发芳香四溢,特别是在改革开放中乘势而上的郑家屯酒业正大踏步地走向辉煌。